站记

温泉县阿尔夏提景区:感受冬季大美新疆

11月25日,各地游客在温泉县阿尔夏提景区游览。当日,港中旅博州分公司组织游客走进阿尔夏提景区,感受冬天之美。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大力发展冬季冰雪旅游,不断放大“生态、冰雪、民俗、跨境”优势旅游资源,以“滑雪、玩雪、赏雪”银色游为主题,高质量打造冬季旅游产品,吸引各地游客。 转自:新疆日报  2018-11-27 A01版 http://wap.xjdaily.com/xjrb/20181127/119663.html

Continue reading

科技

一代经典chrome XP版浏览器

Chrome浏览器是我用过的最好最快速的浏览器了。鉴于目前仍有少数XP怀旧者在用这个经典XP系统,特收集了支持XP的Chrome版本。最后一个chrome xp版的版本号是49.0.2623.112,以下为下载链接: 官方网站: 1 https://www.google.com/intl/zh-CN/chrome/ 32位版下载地址: 1 http://dl.google.com/release2/h8vnfiy7pvn3lxy9ehfsaxlrnnukgff8jnodrp0y21vrlem4x71lor5zzkliyh8fv3sryayu5uk5zi20ep7dwfnwr143dzxqijv/49.0.2623.112_chrome_installer.exe 64位版下载地址: 1 http://dl.google.com/release2/va5qxmf7d3oalefqdjoubnamxboyf9zt3o6zj33pzo2r3adq2cjea9an8hhc6tje8y4jiieqsruld9oyajv9i6atj40utl3hpl2/49.0.2623.112_chrome_installer_win64.exe 如果以上下载地址无法下载,请联系coomassie#qq.com索取!

Continue reading

科技

也谈互联网中的因果利益

世间凡事,有因才有果;也正是这因果联系,才将人与人、人与集体直接连接,个中存在“利益互惠”才得以维持这种关系。 我经常会被一个问题困扰,很多人在用免费空间、免费博客、免费微博提供商提供的服务,为什么不自己独立购买或搭建一个呢?分析其中原因可能是服务免费的原因吧,再者可能免去了自己折腾的时间和精力。但作为提供商其实正是利用了大多数使用者的这种心理来召集大量的用户群,这个庞大的用户群可以给免费服务提供商带来利益继而维持免费服务的持续提供。换句话说,正是我们这大量的用户在为服务商的CEO们免费打工。“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种模式自始至今,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适用于互联网领域,也符合经济学里人与人平等经济利益关系的准则。 要提到的一种情况是,很多免费服务提供商并不能一直坚持下去,或衰败或转行,这种情况下免费用户的资料和已经产生的存放在该服务商的数据就可能面临需要转移甚至丢失的风险。我也经常碰到类似情况,非常令人恼火。可能碰到如此情形,会问自己如果当初自己搭建一个就好了。 当然自己独立搭建折腾也存在一定的风险。众所周知,互联网的数据是存在硬盘介质中的,一旦存储介质损坏数据也就一起丢失了。哎~ 自己搭建与他人提供都有风险,但个人折腾需花时间和精力、主观能动性更大些。如果一定要选择免费服务提供商,个人建议一定要选大公司的,服务质量和寿命会更优! 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链接,谢谢。

Continue reading

科技

 拒绝屏幕综合征,连硅谷人都在做

硅谷的黑暗共识:让孩子们少用数码产品 从业者们都对自己所在行业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因为比起消费者,他们更了解自己行业的内幕。科技行业也不例外,乔布斯限制自家孩子使用电子设备的故事就总被拿出来作为佐证,实际上也不只是科技大佬们对此有所警惕,在硅谷为人父母的科技从业者们,较之外人,在自家孩子使用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方面则更为保守。 当下,让新一代青少年们像阿米什人一样拒绝现代科技产品是不现实的,也很少会有父母采取一刀切的做法,他们更倾向于关注孩子的「屏幕使用时间」。 Facebook 工程师 Rushabh Doshi 和社会学者 Kristin Stecher 有两个三岁和五岁的女儿,他们夫妻二人在对屏幕时间使用时长做了研究后得出,就目前两个孩子的年纪,不应该有任何屏幕时间。他们的结论来源之一,就是「对屏幕完全杜绝比划拨一点点时间更容易」,换句话说,他们看到了当下屏幕上搭载内容背后的「吸引你上钩,上钩后上瘾」的设计逻辑。前 Facebook 行政助理,如今在扎克伯格的慈善机构任职的 Athena Chavarria 则对智能手机的批评和抵制更为「极端」,Athena 称「手机中有会对孩子造成伤害的恶魔」,他的女儿直到高中才有第一部手机,至今他的家规仍禁止在车内使用手机,在家里也严格受限。 《连线》杂志的前主编、《长尾理论》作者 Chris Anderson 曾表示,我们身边的屏幕在「糖果和可卡因之间,更倾向于可卡因」,他认为无论是这些产品的设计者还是观察者们,都低估了这些产品的「诱惑程度」。iPod 之父、Nest 创始人 Tony Fadell 也曾在采访中表示「设计师和程序员在 20 多岁没孩子时创建的程序,现在有孩子了才会去反思他们当时的设计选择。」这些硅谷父母们如今面对自己曾参与打造的产品或服务对自己孩子的「引诱」时,只能靠外部手段来缓解这种「报应」。 Chris Anderson 就在家中给 5 个孩子制定了 12 条科技相关的家规,包括准高中时才能有手机;13 岁才能使用社交媒体;禁止 iPad;严格的屏幕使用时间……惩罚也是相应的断网或没收设备。还有的硅谷父母试图通过让孩子理解这些产品设计背后的「操纵性」,来从根本上培育孩子对科技产品的警惕心理。 著名风投 John Lilly 因此给自己 13 岁的儿子解释了这些「光鲜」效果背后不过是一堆代码,它试图唤醒你的某些情绪,操纵你的行为……但他的儿子还是想花 20 美元买一套《堡垒之夜》的皮肤。 这股反噬风潮大概从去年开始兴起。它的兴起和不断站出来发言的业界大佬以及社会对硅谷和科技的印象反弹关联紧密,由此,不再是那些高管们,每一对为人父母的科技从业者都突然开始警惕科技对自己子女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硅谷几乎成了阿米什人聚集地外,最抵制电子产品的地区,就连保姆都要签署工作期间禁用手机的合同。 科技产品危害真的那么大吗?这是硅谷的「习惯性跟风」,还是这些创造者们深谙他们创造物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科技业也有许多从业者,认为这种过于严苛的抵制没有必要,但在面对这股风气时,他们虽然没有自我怀疑,但也没有过多发声。似乎每一代人都对自己子女接触的新事物保持警惕,就像小时候父母禁止我们过多的看电视、玩电脑、打游戏,而长大后却发现计算机、互联网、电影电视以及游戏行业都是一种不错的职业选择。 PS: 屏幕综合征,也叫视频终端综合征。它本身 是一种症候群,不是一种病。和早年出现的的欧美比较流行的电视综合征比较类似。它是一种长时间注视显示屏,引起的一系列身体不良反应的总称。长时间操作电脑设备、注视显示屏,就会容易产生这些不良反应,其中包括神经衰弱,肩颈腕酸痛,食欲减退,还有一部分人出现的便秘,还包括肛门血管畸形,就是我们所说的痔疮,包括全身的抵抗力降低,还有眼部的充血、眼部的酸痛肿胀、眼睛的干涩流泪,还有严重的视疲劳,厉害的话还会造成干眼症、角膜的病变和眼底的病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