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生借书说》

清.袁枚 黄生允修借书。随园主人授以书而告之曰: “书非借不能读也。子不闻藏书者乎?七略四库,天子之书,然天子读书者有几?汗牛塞屋,富贵家之书,然富贵人读书者有几?其他祖父积、子孙弃者无论焉。非独书为然,天下物皆然。非夫人之物而强假焉,必虑人逼取,而惴惴焉摩玩之不已,曰:‘今日存,明日去,吾不得而见之矣。’若业为吾所有,必高束焉,庋藏焉,曰‘姑俟异日观’云尔。” “余幼好书,家贫难致。有张氏藏书甚富。往借,不与,归而形诸梦。其切如是。故有所览辄省记。通籍后,俸去书来,落落大满,素蟫灰丝,时蒙卷轴。然后叹借者之用心专,而少时之岁月为可惜也。” 今黄生贫类予,其借书亦类予;惟予之公书与张氏之吝书若不相类。然则予固不幸而遇张乎,生固幸而遇予乎?知幸与不幸,则其读书也必专,而其归书也必速。 为一说,使与书俱。 翻译 年轻人黄允修来借书。我把书借给他,并告诉他说: “书要不是借来的就不会好好地去读啊。你没有听说过藏书的人不读书的事吗?《七略》《四库》,是天子的藏书,但是天子读书的有几个呢?书多得搬运时使牛马累得出汗,堆满屋子,这是富贵人家的藏书,但是富贵人读书的有几个呢?其余像祖父和父亲积藏,而儿子和孙子丢弃掉的情况,就更不用说了。不只是书籍是这样,世间的事物都是这样。不是自己的东西,而是勉强借来的,必定会担心人家催着要,就忧惧地忐忑不安地摩挲抚摸不止,说:‘今天存放在我这里,明天就要拿走了,我不能再见到它了。’如果已经被我所拥有,一定把它捆起来放在高处,搁起来藏着,说‘姑且等改日再看吧’。 “我小时候爱好读书,但家里穷,很难得到书读。有个姓张的人家,藏书很多。我到他家去借,他不借给我,回来以后我梦中还出现向他借书的情景。那种迫切求书的心情,竟然达到这样的程度。因此,只要看过的书就认真地去领会,牢牢地记在心里。做了官以后,官俸花掉了,书籍买来了,到处都堆放满了。由于长期不翻阅,以至白色的蠹虫和虫丝,时常沾满书本。这样一来我才慨叹借来的书看得是多么用心专一,并且感叹少年的时光是多么值得珍惜啊!” 如今姓黄的年轻人像我从前一样贫穷,他借书苦读也像我从前一样;只是我慷慨借书给人和那姓张的吝惜自己的书,舍不得借给人,这一点大不相同。既然如此,那么是我不幸碰上姓张的人呢,还是黄生有幸而遇到我呢?懂得借到书的幸运和借不到书的不幸,那么他读书一定很专心,而他还书也一定会很快。 写了这一篇借书说,把它和书一起交给黄生。 1 . 注音 摩mó 俟sì 辄zhé 俸fèng 庋 guǐ 蟫yin 2. 词句补释 书非借不能读:书不是借来的就不会好好地读。…

阅读

常常会看到一些信息提到中国人的阅读量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算优秀。且不论国人的水平,仔细想想自己的阅读量确实位于国人平均水平之下,惭愧地拖了国人的后腿。听说读写,这些基本的语言能力中,“读”可以使阅读者扩展知识、愉悦心情、体验作者不一样的观念。个人观点任务,“读”似乎比其他更基础也更重要。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潜意识里会希望下一代能帮助自己实现,因此迫切需要引导孩子从小建立阅读的兴趣和习惯。在同等经济条件下,美国孩子的阅读量是中国孩子的6倍。父母也会在孩子刚出生时就每天坚持为孩子读书。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就是给他们更多的人生选择。 读书的场合:图书馆———目前我认为最能静下心来阅读的地方。其次,书房(家里空间允许的情况下)会是一个非常好的阅读空间。 读书的材料:纸质书、电子书…… 随着经济和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信息传播的媒介在短时间内飞速发展。我们儿时常用的纸质书(经典的小人书,虽然自己看的少),进入21世纪后随着电子设备的出现,电脑、移动设备(MP4,手机,Kindle,Ipad……)相继出现,近两年风靡起来的的虚拟现实技术颠覆我们学习、阅读和获取知识的途径。但不管媒介如何发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一种类型,选择适合自己的,坚持阅读就好! 书的来源:有一句古语说的好——— 书非借不能读也 (《黄生借书说》)。但似乎我从图书馆借的书,读下来的也不多。买来的书也多是一时兴起,花钱买了,但没有花时间去阅读。 以上乱语,不能称之为文。谨以此勉励自己,多读。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 借用《权利的游戏》中的台词结束———读书可以经历一千种人生,而不读书的人却只能活一次。